护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网络文艺如何登堂入室

发布时间:2020-07-13 16:23:56 阅读: 来源:护踝厂家

2015年9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会议指出,文艺是民族精神的火炬,是时代前进的号角。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离不开中华文化繁荣兴盛,离不开文艺事业繁荣发展。

这是继2014年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之后,时隔一年,中央再次对文艺“发话”。一如那一次座谈会两位网络作家现身引起极大关注,《意见》也指出,要“大力发展网络文艺”。

历经20多载起伏,以网络文学为代表和源头的网络文艺从边缘走向中心,正在成为主流文化的一部分。

“我想,在《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的推动下,网络原创文学的未来,将更加值得期待。”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企业——阅文集团CEO吴文辉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领先世界的文化产品

“网络文艺并不是一个新词,它包括网络文学、网络动漫、微电影、网剧、脱口秀、网络段子等。”中国网络文学研究会会长、中南大学教授欧阳友权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即使是网络段子,只要有文学性,也算网络文学。”

“截至2014年,原创文学仅国内用户数已超过2.9亿,成为互联网十大应用之一。这在相当程度上实现了文学的数字复兴,更有价值的是原创文学有效培养出了用户的数字阅读习惯,各个类型的图书数字阅读都实现了迅速提升。”而且在吴文辉看来,“原创网络文学已经成为国内文化产业最重要的素材和创意源头。”

一个基于原创文学,类似于好莱坞、日本动漫的产业化运作逻辑正在形成。

从2011年国产电影票房冠军《失恋33天》,到2012年最火的电视剧《甄嬛传》,再到近期的《花千骨》《盗墓笔记》《云中歌》等炙手可热的影视作品,都改编自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虽然发展迅猛,其艺术水准却一直被人诟病。相较于传统的精英文学,网络文学显得粗糙而随意。

不过网络文学以读者为中心,注重消费者感受,让文艺进一步大众化、市场化,无意间解决了过去一直解决不了的问题:发表平台、创作自由、信息互动,等等。

“大量类型化的小说可以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网络是大众媒体也是小众媒体。实际上受众是细分的,人们都只看自己想看的,网络文艺的厉害之处就是,无论什么内容都能找到。”欧阳友权说。

中文网络文学在东南亚、北美等地也拥有大批读者,影响范围已经不再仅限于华语圈。

“除在线阅读外,相当数量作品被翻译为当地文字出版。”吴文辉说,网络原创文学已经成为多家知名商学院的MBA案例。

“可以说,网络文学是中国互联网本土模式中为数不多的、领先世界的文化产品之一。”这位网文界元老总结。

传统作家需要向他们学习

2011年,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第一次向网络小说敞开了大门。当年有7部小说申报,3部进了第一轮评审、进入前80名;2015年,第九届茅盾文学奖有5部网络小说参评,但没有入围。

欧阳友权是这两届茅奖的评委。在他看来,虽然网络文学的总体质量还不能和传统的精英文学抗衡,但“至少给了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可以参评传统文学奖项。

据他观察,十多年来,网络文学的质量在不断提高,有些方面甚至超越了传统文学。 “说不定哪天‘鲁奖’‘茅奖’就有网络作品。“

2010年,当年明月、唐家三少、月关等当红网络作家被吸收为中国作协会员。到2013年,中国作协的公示名单中,网络作家人数猛增至16人。唐家三少、张悦然甚至进了中国作协全委会。

“吸收网络作家,是让两大阵营取长补短。”欧阳友权说,“最厉害的大神级网络作家的文学修养还是比较高的,跟传统作家比,差距不大。很多写手还是很了不起,能吸引成千上万粉丝还是有几把刷子,我还是很看好网络文学。”

乱,24岁,福建三明人,网文界新晋的“大神”(畅销作家)。他的处女作《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版权收入1300万元人民币。这在中国是一个纪录,无论对网文作家,还是传统作家。

《英雄联盟》是以同名游戏为背景的电子竞技类小说,讲述了一个在电子竞技领域的励志故事。乱承认,像他这样的网络作家都是讲故事的天才。“就算看到扶老人过马路,可以衍生出无数情节。”

但这不足以吸引成千上万的粉丝。“网络小说也必须充满正能量。”乱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这是他的小说的一个特点,也是整个网络文学的特点。主角必须是善良的。“我上一部小说的男主角打电子竞技,是为了给父亲凑药费,比赛胜负就非常扣人心弦。只有这样写才有人看。”

写作的关键是想象力

网络文学的“怪力乱神”常被人诟病。“那是人们不了解,以为网络文学都是异世界大陆、二次元空间,或者非生活化的刺激情节。”在乱看来,那是误会。“我的《英雄联盟》就是写实的故事,没有任何玄幻,也没有‘金手指’(借鉴自游戏的写作桥段,指无限巧合),还是受欢迎。所以不是题材的问题,而是故事的核心要有正能量,要让读者热血沸腾。”

2014年的上海书展上,作家苏童表达了一个观点:互联网只是一个技术问题,而写作的关键是想象力。

乱认可苏童的说法,他更愿意称网络文学为“娱乐文学”—— “我不太习惯说‘网络文学’,传统作家也可以在网上写作,网络作家也能出纸质书。至少我把自己的小说称作‘娱乐文学’,其实大部分网络小说都属于这一类。当然也有例外,比如一些历史小说,很严肃庄重。”

网络作家最怕掉粉,所以乱常被问“艺术和市场”的问题。但他觉得这不是一个问题。“阅读、动漫、电影、游戏、写作,占据了我生活的全部,所有艺术都从里面来。作为一个资深网民,我喜欢的东西,大家可能也会喜欢。所以,不存在为商业还是艺术,只为自己写。”

乱见过很多瞧不上网络文学的人。“主要还是不了解。”他认为,去体验了就知道,网络文学是一种全然不同的阅读体验。“学习和看书是很费脑子的事情,看《罪与罚》,看完必须思考、反省,甚至会影响自己的情绪。这种书一天看一本已是极限了,但网络文学不一样,一天看三四本都没问题,是很享受的过程。”

“从行业来说,在管理部门的帮助下,网络原创文学行业经历了从个人网站到规范化运作的全面升级转型,已经逐步形成了一整套较为成熟的管理与运作标准,形成了良好的未来行业发展基础。”吴文辉认为。

来自人民,来自生活

对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这样一个有些传统的措辞,吴文辉的看法是:“我们始终认为,最能打动人的文字,永远是正能量的,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这是文学的规律。”

“原创文学十年来的实践经验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他补充说。

吴文辉的逻辑是:作为最贴近和直面互联网时代读者的文艺形式之一,网络原创文学本身“对于正能量创作就有着强烈的内在需求,因为他的成功与否直接取决于能否理解读者。只有理解读者,将他们的期待融入故事,才能激发出最大程度上的共鸣。”

“也就是咱们常说的,来自人民,来自生活。”吴文辉说,“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没有一家非主流文化企业能够深受欢迎,留存大量经典,成就百年品牌。”

阅文集团目前正在推动一个“文以载道”的计划,做传统文化、抗战、现实主义征文等内容。“我一直觉得,这样的投入,将在未来给我们带来一大批新的,能够形成出色的社会和经济双重效益的作家、作品。”

对比早期和当前的作品,吴文辉觉得“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网络原创文学这十年的自我提升,无论是质还是量都是如此。这源于作家创作能力、读者审美需求、行业管理引导能力、文化产业联动发展水平的多重提升。既有市场推动,也有管理引导的促进。”

“基于这样的经验,我们认为,要在未来进一步推动原创文学的发展,重点是两个:一个是继续提升产业发展水平,二是针对性地加强引导。”他说。

除了加大原创文学链融合发展力度,吴文辉则认为“要加大内容多元化和融合力度,引入更多元的内容和风格。”

事实上阅文集团的平台也一直签入大量传统文学名著和鼓励传统作家网络创作。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IP。金庸古龙,也可以说是当时的‘网络文学’,巨大的IP。他们当时就一定被正统认可吗?”乱说,“网络文艺和传统文艺,其实没有必要接轨,百花齐放不是更好吗?”(郑秋轶)

辽阳制作西服

淮南定做工作服

济宁工服定制

广州西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