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妓女连环失踪案1[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27:28 阅读: 来源:护踝厂家

三年前,大学毕业后,我和几个同学合伙在市里开了一家靓衣工作室。我们的工作对象是在夜店工作的性工作者,和一些喜欢逛夜店的女孩。我们的工作室除了夜店女装,还有就是化妆,我们的营业时间是早上十点到午夜十二点。

我是个夜猫子,我的上班时间都是晚上五点到午夜十二点,尤其是因为我住在店里,所以晚上十一点到十二点也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半年前的一天,我和往常一样准备关门。可是就在这时候,走进了一个在夜店工作的性工作者,她是我们的常客。平常一般都是在晚饭前后来的,基本上不会超过晚上七点的,更别说这么晚了。

今天的她和往常非常的不一样,她在我的印象里,是个多愁善感的女人,她的眼神永远充满着愁感。可是今天她的眼神直愣愣的盯着前方,脸神呆涩,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而动作也不如以前灵活了。她的脸色非常的苍白,就连原本红润的嘴唇也是那么的苍白,似乎全身的血都被放干一样。

我为她化完妆之后,她呆涩的脸上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她僵硬的手从袋子里拿出了好几张一百块的钱给我。我抽出了一张一百的,正打算去找钱给她时,她把手中的钱放在了化妆镜前,语气缓慢和平淡的开口说道:“拿去吧,我已经用不着了。”她的话让我停下了前进的脚步,我突然觉得浑身发冷,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只要死人才用不着金钱的。

她没有看我,而是语气平淡的继续说道:“我30岁之前,我一直相信着爱情,我姐姐告诉过我男人和女人谈恋爱,为的不过是和女人上床。我不相信,我坚信这个世界上有纯粹的爱情。可是我却忘了这是个肉欲纵横的时代,男女之间谈的是性,而不是爱。到了我30岁的时候,我对爱情绝望了,又不想和没有感情的男人过一辈子,结果就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她说完这些话就走了。

那一夜,我整夜未眠,我总觉得她今天不仅和往常不一样,而且有异于常人。我知道那里不对劲,可是我却不敢往那方面去想,从这一夜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来过了,当然也不可能再来了。

第二天晚上,我打算关门的时候,又来了一位老客户。在我的印象里,她是个大大咧咧,没有什么文化的乡下女人。每次一进来就会很大声的说着话,可是今天的她却异常的安静。平常像她们这些性工作者一般都是集中在晚饭前后来化妆的,根本就不可能会在午夜到我这里来化妆的。

不过我既然开门做生意,我就不会去选择客人,我给她化完妆之后,她的眼泪突然夺眶而出,语气却平缓而冷淡的说道:“我是个童养媳,你知道吗?我是个童养媳, 我从小就嫁到了他们家,二十岁不到就为他生下了孩子。可是后来生活慢慢的变好了,他却抛下了我和孩子出去鬼混,我在无法生存的情况下当了鸡。

一直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可是就在我准备做完最后一单就回家时,我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你知道吗?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她平淡的声音和她呆滞的表情,再加上她的眼泪,显得是那么的诡异。

这一夜,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第三天,我本来想早点关门,可是生意却异常的好,知道午夜十二点,又来了一个满脸苍白的熟客。她从不到我的店里化妆, 可是她却常常为我们带些性工作者过来化妆,那些女人都叫她妈咪。在我的记忆里,她非常的注意自己的形象,每回来都是穿着性感,顶着一脸浓艳的妆才来的。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像今天这么的狼狈。

我给她化为妆之后,她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只是在走出门口的时候,回头迷恋的看了一眼。

第四天晚上,我在等着,既然躲不过,那就只能接受了。果然,到了午夜十二点准时,又来了一个性工作者,她喝其他人一样,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走了进来,不过我再给她化完了妆之后,她就走了。整个过程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走了,不过奇怪的是我给她化口红时,叫她张开嘴,她却反而紧密双唇,这让我觉得奇怪。

不过之后我又接到了十来个熟客,可是她们的情况都一样,整个过程一句话也没有,而在我给她们化口红时,没有人肯张开嘴,而是紧密着双唇。

最后来的是一个从未谋面的男人,也是我开店以来接待的第一个男客人。他长相很普通,不过他的脸色也是那么的惨白。

他像是来过千百遍一样,一走进来就直接坐到了化妆镜前,我开门做生意,不可能去选择客人。凡是客人进门,我都会给他化妆,化完妆后,男人抬起了头来诡异的看着我,冷冷的说道:“我一直都很努力的工作,为的就是可以让她过上好日子。可是五年前,她却嫌我挣的钱少,扔下年幼的儿子和我,就跟人出去打工了。一年回来一次,可是最后一次回来她带回来了性病。这时候,我才知道她在外面做的是妓女,我一怒之下就杀了她,然后自杀。”他的话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三个月前的一些传言。

>>

来这里化妆的性工作者说她们的一个同事得病回了家,结果却被她丈夫给杀死了,而她丈夫也自杀了。恐惧布满了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他空荡荡的眼睛透过我在看着远方。我的身体在发抖,我的牙齿在打冷战,他似乎深陷回忆中一样缓缓的说道:“我死后,越想越生气,我决定杀尽天下的妓女,来解除我的心头之怒。我一天杀一个,可是她们死后,灵魂都会先来到你这里,让你给她们化妆,她们还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你。后来她们再也没有人说得了话, 那是因为我拔了她们的舌头。

我收走了她们的钱,却想不到她们不给你钱,你却依旧给她们化妆。这时候,我想通了,你知道吗?是你让我想通了的,客人来你这里,你给她们化妆。我想如果没有嫖客,那么妓女这一行业也就没有了任何的意义。我的老婆当妓女,那是她自愿的,与其她的妓女没有任何的关系。”

他的话让我明白了市里发生了这么多起的妓女失踪案,为什么警察们不仅找不到凶手,而且连一点线索也无法找到了。

男人走后,留下了一张纸,纸上写的是那么失踪的性工作者的尸体埋藏地。我不敢用自己的电脑,只好强撑着颤抖着的身体,到了一家网吧。把他留下来的那些埋藏地邮给了警察署。回家后,我病了一个多月,后来我妈找了人给我收了惊,我才慢慢的好了起来。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