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世界将引爆两场大战

发布时间:2021-01-21 16:10:42 阅读: 来源:护踝厂家

世界将引爆两场“大战”

美俄关系的气场中,毒性正变得越来越强。

现在世界上有两场对抗,第一场是军事上的;第二场是经济增长模式上的。  美国“维克斯堡”号导弹巡洋舰为旗舰的北约舰队在黑海军演,俄罗斯南部军区则出动2000兵力在亚美尼亚、阿布哈兹、南奥塞梯以及去年刚“回家”的克里米亚举行大规模防空演习。“300美军进入乌克兰”“北约宣称大量俄军战死乌克兰”等消息不断在媒体上流传。

美国战略预测公司6日说,美俄关系的气场中,毒性正变得越来越强。  同日,乌克兰危机继续发酵,路透社宣称俄反对派领导人涅姆佐夫之所以被杀,是因其掌握高敏感性证据,证明“大量俄军正在乌克兰参战”。  美国出兵乌克兰,这是北约的进攻性动作,危机深化。虽然俄罗斯军队一直在乌克兰参战,但这层窗户纸也一直未捅破,现在欧美媒体爆出有约12000名俄罗斯军队参战,说明大家开始撕破了面具。  另一方面也出现局势急剧恶化的迹象,欧美正在考虑将俄罗斯踢出SWIFT,这实际上就是经济核武器。  SWIFT又称“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是国际银行同业间的国际合作组织,成立于一九七三年,目前全球大多数国家大多数银行已使用SWIFT系统。  SWIFT的使用,使银行的结算提供了安全、可靠、快捷、标准化、自动化的通讯业务,从而大大提高了银行的结算速度。由于SWIFT的格式具有标准化,目前信用证的格式主要都是用SWIFT电文。SWIFT 为国际金融业务提供快捷、准确、优良的服务。  SWIFT运营着世界级的金融电文网络,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通过它与同业交换电文(Message)来完成金融交易。除此之外,SWIFT还向金融机构销售软件和服务,其中大部分的用户都在使用SWIFT网络。  可以这么说,如果哪一个国家被踢出SWIFT系统,一个国家的进出口就面临很大的危机;如果进一步被踢出国际清算系统,意味着进出口就完了,因为无法完成国际结算。  现在,提议将俄罗斯踢出SWIFT,相当于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就是经济上的核武器。  北约和俄罗斯之间的紧张局势已经到了极点。  另外一场战争是经济增长模式的战争。  世界的经济增长模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依靠价格要素发展经济,这是一种依赖投资的增长模式;另外一种是依靠效率发展经济的模式。  前者需要价格要素不断上涨,自然是货币贬值,这样才能促进投资的增长带动GDP。后者主要依靠效率,这需要货币的信用稳定,否则资本都去投机价格要素,自然无法带动效率和科技的进步。  很多人认为,美元升值有损经济的增长,从短期来说会有影响,但从长期来说,稳定升值是促进经济增长的手段,因为它经济增长模式不同。  美国经济增长模式已经彻底转型,美国经济复苏了五年多,房地产价格依旧在低位。虽然价格在低位,但不代表财富没有升值。  比如,一套房子是10万美元,一年前与现在的价格没变化,但同样的10万美元,购买力发生了变化,如果去国外,购买力的变化就更大了,所以,美元资产依旧在增值(虽然价格未变)。  也就是说,这种经济增长模式中,价格即便不变,但并不代表资产不会增值,相反,随着国家经济效率的提升,本币升值,财富一样在增长。  相反,有些国家严重依赖价格,巴西、俄罗斯没有大宗商品定价权,没办法保价格,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不断下跌,经济就跌入了寒冬;中国的房地产不是国际价格,所以,必须力保价格,可是,力保价格的带来的问题就是本币汇率的问题。  这是两种经济模式的战争,美元不断升值就会打击全球所有的价格要素;中国先是保大宗价格,大宗价格保不住以后,就会退而求其次,保境内的价格要素,即便本币贬值,也要保人民币标价的名义价格,但带来的结果是汇率价格面临困境。  中国当然希望拖垮美元的升值趋势,为自己的通胀型经济服务;美国也希望将人民币踢入贬值的阵营,为自己的经济增长服务(资本流入美国)。

“货币战争”是过时概念  经济发展失速的政策反应  “货币战争”是一个过时的概念。货币战争描述的是一种因果关系,它假设一个国家的政府通过将货币贬值,得到同其他国家进行经济竞争的优势。1929年经济大萧条之后,率先放弃金本位将货币贬值的国家,确实是首先恢复经济的国家。不过,今天的世界要比当年复杂得多。  在金本位时代,各国都有明确的汇率政策,知道怎么调整同其他国家的汇率。今天,在现有的国际货币体制中,没有一个国家有明确的汇率政策,没有一个国家能够预测到本国汇率行为的实际后果,更不要说量化这种后果。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一个国家有能力发动货币战争,也没有一个国家敢于发动货币战争。  在经济大萧条时,无论英国脱离金本位制,还是美国调整美元同黄金的汇率,黄金都是一个独立的价值标准。一个国家要将货币升值或者贬值,只要调整本国货币同黄金的汇率。就可以调整它同其他国家的货币的比率关系。  2008年金融危机时,全球的货币体系基本是一种准美元体系。各国的货币都直接或间接地同美元的价值产生联系。美联储实行量宽政策,其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压低汇率,而是为了压低利率。但利率本身是货币的一种价格。因此,随着量宽政策的扩大,美元相对其他交易货币的价值持续下跌。  与经济大萧条时代不同,在这次危机中,因为变相存在的美元本位制,美元本身既是一个国家的货币,又代表了准黄金的国际标准。因此在美联储实行量宽政策时,美元价值下跌,等于是国际货币价值下跌;反过来说,等于相对推高了大部分其他国家货币的金融币值。  现在,美联储退出量宽政策,准备实行货币政策正常化,美元指数因此在8个月内上升了19%。因为美元代表了国际货币价值,美元价值的上升,在某种程度上又推高了其他相关货币相对商品的币值。今天我们看到的各国货币相递贬值,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各国货币在试图修复同国际货币价值之间的比率关系。换句话说,目前所谓“货币战争”,其实只是各国对经济发展失速的一种被动的政策反应。  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面临的挑战  忽视汇率同利率之间的能动关系是一种理论缺陷。美国政府职能的分工体现了这种缺陷。在美国,汇率是由财政部管的,利率是由美联储管的。美联储制定利率政策时,不必考虑它对美元汇率的影响。在经济发展顺畅的情况下,这种分工显示不出它的缺点。但是,在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中,美元同其他货币的关系就成了美联储面临的棘手问题。  美元的国际地位是美国的特权,但也可能成为美国的包袱。美国是贸易逆差国,其出口只占经济总量的13%。因此很难说美联储量宽政策的目的是为了美元贬值,但美元贬值又确实是量宽政策的后果。美联储需要货币政策来帮助美国经济,但国际间的美元流动会冲销联储政策的效力。金融危机起源于美国。美元下跌应当是自然反应。但是流入美国寻求安全的美元反而推高了美元价值。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有一个衡量金融恐慌情绪的波动率指数(VIX),有学者做过统计,金融危机以来,只要VIX的上升,就出现美元流回美国的情况。美联储在作出货币政策决定时可以不考虑美元的走势,但美元的走势还是会影响到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效应。  美联储目前在决定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时间上面临着挑战。货币政策正常化并不只是提高利率,还涉及到如何化解在零利率和量宽政策留下的负担。  由于多年的零利率,廉价美元渗透到各类金融资产的各个角落,其中很大一部分成了影子银行管理的资产。美国影子银行规模相当大,它们总资产价值高过美国的GDP总量。影子银行的运作是借助杠杆力的,金融杠杆力需要质押,金融质押的很大一部分是美国政府债券。债券的价值同收益率成反比,债券收益率取决于利率。利率上升,质押物的价值会因此降低,因而产生追加保证金的要求。机构为了满足这个要求,就会抛售债券。抛售债券会进一步压低债券价值,这就会产生所谓的“杠杆效应”。1997年美联储加息 25个基点,就因为这种杠杆效应而触发了亚洲金融危机。由于影子银行不在美联储的监管视野之内,这就成了美联储面临的一种不确定性。  美联储在实行量宽政策的过程中,积累了4.5万亿美元的债务。美联储的计划是不准备抛售这些国债。联储的逻辑是,几十年之后,随着债券到期和积累的利息收入,这些债务将自然消失,这样做可以避免对金融市场的冲击。但是,这样做也会改变美联储历来管理利率的方法。  美联储历来通过从银行买进国债的方法来调节流动性和长期利率。这是一种通过市场运作间接管理利率的方法。现在,因为美联储已经持有了4.5万亿美元的债务,并且不准备将这些债券卖掉,因此市场运作的手段就变得非常有限。除了回购之外,美联储将主要通过银行存放在联储资金的短期利率来直接决定基准汇率。换句话说,联储将更依赖于联储官员的主观判断,而不是市场来决定利率,这就创造了另一层不确定性。目前,联储官员对2017年之前利率的预测,同国债期货市场的预测之间就相差一倍。  不仅如此,由于存在这些不确定性,在如何贯彻新的货币政策方面,联储官员之间也有分歧。在2月底的一次论坛上,美联储副主席费歇尔主张,因为市场有疑惑,所以联储在开始执行新政策时应当坚决果断。在同一个论坛上,联储的另一位副主席杜德利则说,因为有不确定性,因此在开始执行新政策时应当谨慎。对市场来说,这种分歧本身又是一种不确定性。  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启示  “货币战争”的理念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汇率是调整各国经济的一个重要媒介。同经济大萧条时期不同,今天的“货币战争”表象,反映出的并不是哪个国家想要利用货币贬值的方法来占其他国家的便宜,而是折射出各国为了对付不同经济问题而采取的不同的利率政策。利率政策而导致的汇率变化,自然会影响各国之间的经济关系。但是由于缺乏一个有效的国际货币体系来解释这些汇率变化,它所造成的不确定性就更大。  一个国家需要有独立于利率之外的汇率政策,目前的这种“货币战争”状态是国际货币体系失效的一种表现。如果说这种状态对人民币国际化有什么启示,那就是人民币国际化不可能是人民币简单地加入现有的国际货币体系。  人民币的价值需要有个锚,这个锚不应当是美元,也不应当是一揽子国际货币。它的价值应当建立在国民资产的价值上。否则,中国经济会不必要地因为汇率的干扰而受到其他国家利率政策的影响。凯恩斯曾经建议,将国际货币建立在一揽子商品价格的基础上。当时国际货币要解决的主要是贸易问题。今天,货币的各种金融功能不断体现出来。对货币来说,资产的属性变得比商品的属性更重要。在纸币经济里,国民财富的总值不会因为增发货币而增长。维持资产财富与货币财富之间的平衡,成为金融业的一个重要功能。货币的价值取决于货币发行国家的国民资产总值。在这个基础上,才会有不同货币之间的合理汇率。除了健康稳定的房地产市场之外,中国需要统一的债券市场和健全的股市来发现和交易自己的资产财富价值。否则,人民币的国际化将难以顺利实现。(中国证券报)

郎咸平:俄罗斯唯一惧怕的是美国发动“石油战争”  2014年下半年,由沙特鼓动OPEC掀起的石油增产,让国际原油价格跌穿了50美元/桶。沙特抛出的理由非常可笑:防备以美国为首的页岩油气做大,取代石油的地位。这位美国忠诚的小兄弟在掩饰什么真正意图?美国在这场能源大戏里到底是受害者,还是运筹帷幄的幕后主使?我在2015年推出的全新作品《郎咸平说:中国经济的旧制度与新常态》中,为各位细细解读。在这本心血之作里,我对当前的国际政治、经济局势,以及中国国内经济、社会各方面矛盾都做了深入分析。以下为图书正文部分节选,以飨读者。  2013年年底乌克兰危机爆发,紧接着在2014年又爆发了克里米亚危机,俄罗斯与欧洲、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对峙公开化。欧洲和美国对俄罗斯提出了制裁,坦白讲制裁效果并不是很好。美国不可能放弃,怎么办呢?它打算以“石油战争”带动“货币战争”。   首先,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穆迪在2014年10月将俄罗斯的主权债务评级降至Baa2,离“垃圾级”只差一级;与此同时,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哈格尔在美国军人联合会上发言说:“未来美军面临的任务包括极端组织和高效率的俄罗斯军队。”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更是多次指责俄罗斯,俄罗斯现任总理梅德韦杰夫愤怒地说奥巴马现在精神失常。  再告诉各位,我们所看到的债务打击、军事压迫,以及外交交锋都是表面现象。对俄罗斯而言,债务、军事和所谓的外交都不是它的“七寸”,它真正关心的是国际石油价格。可以说,俄罗斯唯一惧怕的是美国发动“石油战争”。  根据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的分析,原油价格要维持在104美元/桶,俄罗斯才能在2015年的财政预算中实现收支平衡。俄罗斯企业集团AFKSistema的首席经济学家Evgeny Nadorshin称,如果油价维持在90美元/桶附近,那么2014年年底时俄罗斯的经济可能会开始萎缩;如果油价跌破80美元/桶,俄罗斯政府将可能不得不削减开支。最可怕的是什么?2014年10月16日,国际油价真的跌破了80美元/桶这个关卡。  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爆发的时候,国际油价要降到60美元/桶以下,俄罗斯才会爆发国际收支危机,降到40美元/桶以下才会发生财政收支的危机。可是由于俄罗斯政府最近几年为拉动经济增加了特别多的政府支出,国库不像过去那么充裕,导致俄罗斯经济对国际油价的降幅变得特别敏感。可以说按照目前纽交所原油期货价格来判断,俄罗斯很可能将无可避免地发生经济危机。就在此时,美国还有扩大俄罗斯危机的企图,它是怎么做的?依靠“两板斧”。  第一板斧,美国让其在中东的“小兄弟”沙特宣布,未来几个月将以50~60美元/桶的价格在亚洲和北美市场抛售石油。随后媒体在2014年10月13日报道,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当年9月的原油产量升至2013年夏天以来的最高水平。再告诉各位,在OPEC增长的几个月里,中国、欧洲这些原油进口大国都因为经济疲软,而减少了石油消费量。那么在需求减少的情况下,石油产出国为什么还要加大产量?道理很简单,听美国的话,打压油价。  第二板斧,美国自己出手。美国因为页岩气革命,即将在2035年实现能源自给自足,它目前的石油储备约为7亿桶,还有很多战备油井和石油储备,一旦美国出手,国际油价还将下跌。如果在几年之前,美国动用石油武器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现在不同了,即使把手里的石油都抛出去,它也能靠最近几年日趋成熟的页岩气开采技术维持自己的能源正常供应。  各位看看,美国厉不厉害,先让沙特为首的OPEC组织打压油价,自己再把储备石油这个砝码抛出来震慑市场。与此同时,欧盟作为美国的盟友也加大了对俄罗斯的打击力度。2007年的时候,欧洲天然气总需求量的37%都是由俄罗斯供应的,到了2013年,这个数字则降到了31%。乌克兰危机爆发以后,欧洲正在计划到2020年的时候,对俄罗斯天然气的总需求减少25%以上,进一步减少俄罗斯对欧洲地区的能源供应影响力。所以各位发现了吗?欧盟不是在简单地打一场货币贬值的战争,它在协助美国打一场由其主导的石油战争。  我们请各位仔细思考一个问题,美国能够让美元贬值吗?目前,全球石油价格可是美元定价,美元只要一贬值石油的价格马上上涨,所以为了有效地打压石油价格,美元必须保持强势,而且美元保持强势还给俄罗斯带来极大的压力。这相当于美国在“石油战争”之外,再为自己增加了货币战争这个砝码,以实现打击卢布,强化美元霸权的战略目的。  从2014年年初开始,卢布兑美元持续贬值,俄罗斯央行为了维持卢布汇率的稳定,几次干预市场,但都以失败告终。比如从2014年10月3日起的10天内,俄罗斯央行接连投入60亿美元干预汇市,但都是以卢布持续贬值的惨败而收场。俄罗斯央行行长都坦言,他们无法与市场对抗。再告诉各位,俄罗斯政府的外汇储备在2014年前10个月大幅减少了550亿美元左右,其中约400亿美元是用来扶持卢布汇率的。截至2014年10月,俄罗斯的外汇储备仅剩4520亿美元。 而根据俄罗斯财政部提供的数据,截至2013年底,俄罗斯的外债规模已达7320.46亿美元。因此我更担忧俄罗斯可能爆发可怕的金融海啸,这对俄罗斯经济的打击是不可想象的。(凤凰网)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