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起船难四个家庭的伤本刊记者探访312海难家属

发布时间:2020-03-04 05:36:29 阅读: 来源:护踝厂家

“就算不能活着回来,也要找到人,让我见他最后一面。”悲痛欲绝的哭诉令人为之心酸;“财产一下子化为乌有,公公婆婆都老了,小孩子还在读书,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啊?”一起船难,给四个家庭带来怎样的伤痛?

12日晚上,平静的海面上停泊着几艘大陆的渔船,船员们吃饱晚饭,放好渔网,准备好好地休息一下。“撞船了!”忽然间一阵喊声打破了黑夜的宁静,哨声、呼喊声、探照灯……整个海域沸腾了起来。原来从金门料罗港出海的高雄籍货轮“大中轮”在金门外海上撞沉了福建“闽龙渔08004”渔船,而渔船被撞之后,张亚勇、杨建兴、欧开盛等三名船员获救,而船老大张勇有却未能及时脱困。3月16日早上,张亚勇等获救船员经厦金航线返乡,回到龙海石码镇渔业社区居委会。本刊记者前往石码渔村,探访“3·12”海难家属。

家人伤痛,今后何去何从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龙海市石码镇渔业社区居委会的渔民们,祖祖辈辈都以打鱼为生。“现在我们村总共有4460人,其中有600多个是讨海人。”渔业社区居委会张主任指出,“渔业社区的渔船,都是编队生产,方便出事了组织救援,现在每艘船都将装备GPS定位和导航系统。我们的渔船比较注重安全,大风大浪是不会出海的,天气变坏,我们就会回港。”“闽龙渔08004”渔船就是渔业社区船队的一员,船老大张勇有和船员张亚勇、杨建兴、欧开盛都是经验丰富的讨海人,出海捕鱼对他们来说,就跟农民下田种地一样平常。这四个人中张勇有和张亚勇是亲兄弟,张勇有的岳父欧开盛和杨建兴一起在船上帮忙。

走进渔业社区居委会,路边有着渔民卖着新鲜的鱼货,也可见载着渔网的三轮车穿梭于街道之中,离张勇有家不远处,就是渔船停泊的地方。走到渔业社区,一问“闽龙渔08004号”,就有民众告诉记者,近些年来,渔业社区较少出现船难事故,村里的人都为张家兄弟感到可惜。

听说张亚勇等船员要回来,张亚勇的父母家挤满了前来安慰的亲戚朋友。“我们都是一代养一代。”张勇有的父亲张老汉说,自己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辈外出讨海,现在已经有40多年的讨海经验了。三个儿子,张亚勇、张勇有、张勇全很小的时候就跟船外出捕鱼,特别是张勇有,15岁就独立出海,还不到20岁已经当上船老大了。谈到张勇有,老人的眼里泛出了泪光,屋子里顿时沉默几许,惟有一声声叹息。老人点燃了一根烟,望着一圈圈的烟雾,若有所思。坐在张老汉旁边的张老太太,没有说什么话,但苍白的脸上尽显悲伤,“婆婆的身体一向不好,常常卧病不起,消息传来之后,婆婆又病倒了。”张亚勇的妻子陈玉英告诉记者。

“快点,拿把汤匙……”阁楼上的脚步声、呼喊声打破了屋子里的沉寂,原来张勇有的妻子再一次晕倒了,陈玉英说伤心过度的弟媳妇已经数度昏厥了。过了一会儿,阁楼上又恢复了宁静,反之又是一阵阵低声的抽泣。“她想说两句。”于是,狭窄的楼梯上,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被搀扶了下来,未语泪先流,“就算不能活着回来,也要找到人,让我见他最后一面。”听到张勇有妻子悲痛的哭喊,在座的人无不为之心酸落泪,同行的记者递了张纸巾给她,又拿了张拭了拭自己的眼泪。张勇有夫妻俩感情很好,每次张勇有出海捕鱼时,妻子就会打电话跟他聊聊天。“你在做什么,吃饭了吗?”“吃饱了!”3月12日晚上7点30分左右,她还给张勇有打了个电话,没想到当时短短的几句问候却成了两人的话别。“当天晚上九点多就知道消息了,现在孩子每天晚上都会哭醒,醒来就找爸爸,孩子还在读初中……”说到此,张勇有的妻子有点泣不成声了。

渔民的生活很简单,男人出海捕鱼,女人则在家里带孩子。对于渔民而言,没有了渔船就没有了生活来源。“闽龙渔08004”渔船是张亚勇和张勇有兄弟俩共同拥有的,前几年,兄弟俩为了更好地讨海,还花钱将这艘船整修了一遍,现在这艘船还处于负债中,“平时我们捕获的鱼大多拿去鱼货市场卖掉,有时候自己都舍不得吃。整修船欠的钱还没有还清,没想到发生这样子的事。财产一下子化为乌有,小叔子也没了。公公婆婆都老了,小孩子还在读书,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啊?”陈玉英不禁掩面哭泣。

无风起浪,船长失踪

见到亲人,张亚勇等人依然脸色凝重,双眉深锁,3月12日那场海难对他们而言是怎样的一场噩梦!

张亚勇说,渔民没有田园,都是靠天吃饭,除了休渔期之外,遇到好的天气都会外出捕鱼,短则一两天,长则七八天。3月12日那天,他们四人驾驶“闽龙渔08004”渔船,随着渔业社区船队,来到平常作业的海域捕鱼。“可惜忙了半天,却没有多大收获,于是就跟其他渔船远离平常作业的海域来到较远的地方‘云山粗’捕鱼。”“云山粗”,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然而今年却是第一次到此捕鱼。

“当时海面很平静,没有什么风浪。我们到了那里,天快黑了,于是就抛锚停船,放下鱼网,第二天就可以收网了。”只是谁也想不到,当晚8点左右,“闽龙渔08004号”渔船却被高雄籍“大中轮”拖行后没。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张亚勇说,“勇有是船长,就在驾驶室里。当我到了甲板上,听到旁边渔船上有人大喊撞到船了,我抬头一看,‘大中轮’货船的船头就在我们的前面了,两只船的甲板眼看就要相接了,我就奋力跳上对方的甲板,当时的想法就是跑到驾驶室让他们停船。‘大中轮’的驾驶室在三楼,我边跑边喊‘停船,撞船了’,跑到二楼的时候,就被‘大中轮’的船员们围了起来,他们还不知道船已经相撞了,以为我是私渡的。我跟他们说明了情况之后,再回来看我们的船,那时候船已经沉下去了。”

对于当时情景,另一位杨建兴则说,“当时船长在倒船,试图避免两船相撞,如果不是勇有把船退后一些,货船就会直接撞上驾驶室,恐怕连我们都逃不及了。”他说,他和张勇有相识二三十年,今年才跟着他讨海,在他的印象里,张勇有为人爽直,是一个好船长,没想到却发生了这样的变故。

而张勇有的岳父欧开盛,则说“当时,我还听到勇有对我们喊撞船了,让我们赶快跑。”于是当时他和杨建兴就往船尾跑,船碰撞后他们落入了海中,接着,渔船翻覆,底部朝上,他们俩就爬上船底,开始呼救,后来被旁边的大陆渔船救起。

“现在船长一定还在驾驶舱里。”屋里的人根据船员们的描述,讨论着张勇有的下落,而家属们更是将希望寄托在两岸的联合搜救上。

联合搜救,仍未寻获

船难发生后,在海上作业的弟弟张勇全马上接到了船队打来的电话,于是他驾船四个小时赶到出事的海域,“我到的时候,亚勇他们已经被救走了,海面上只漂浮着脸盆、水桶等东西,除了搜救队之外,在附近海域作业的本村渔船都过来帮忙,我们打着探照灯,找了一天一夜都没有找到。”张勇全指出两岸联合搜救,还派出了直升机,而且在附近海域作业的一二十艘本村渔船都来帮忙,但还是没有发现张勇有的踪影。

对于此次搜救,厦门海事局陈鹭锋主任指出,厦门海事局两艘快艇和救难船“东海救159”也协同大陆的直升飞机加入搜寻。依照惯例,两岸搜救人员持续在黄金72小时中进行救援,在搜救未果后,还将搜救时间延长为96小时。

这起船难事件是由“大中轮”货船通报的。金门海巡队接获通报时,便派3艘巡逻艇赶往现场。而台湾的空勤总队直升机也于凌晨零时50多分飞抵现场展开救援。虽然船难发生的地点不在金门海域,但由于金门海巡队先接到通报,仍由金门海巡队行使管辖权,于是获救的三名船员和“大中轮”一起被带到了金门。

“当天晚上,就录笔录,直到凌晨4点多。我们住在海巡队附近的宿舍,可以在海巡队内部自由走动,也可以打电话回家。3月13日凌晨1点多,我就打电话回家。家里人都很着急,都在等我们的消息。”张亚勇说,金门海巡队希望他们能在金门停留一星期,协助调查,以利善后。 “但是还差一个人,我们都很悲伤,当时的想法就是尽早回家。”

回到家后,一直彷徨不安的张亚勇、杨建兴、欧开盛有了安定的感觉,只是对于未来,这四个家庭还没有心思考虑何去何从,船员们都说 “还没有想到以后怎么办,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失踪的勇有。”

万厚

房屋质量鉴定

染料回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