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坛子里的死小孩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54:35 阅读: 来源:护踝厂家

冬顺在老家的院子里挖地基,要盖一间室内养殖场,地基需要深挖,太浅会地基不牢固,一铲子一铲子的土挖开,挖到了硬东西,铲子头碰出了声音,震的虎口微麻,细心的沿着那埋在土中的硬东西边缘挖开,轮廓似一口坛子,从坑里面起了出来,扒拉掉了蒙在硬东西表面的泥土,露出了硬东西的全貌,果然是一口坛子。

坛口有用糯米汤,蛋清,石灰,混合着泥土做成没有现代水泥时候的替代品,封住了坛子口,不能暴力砸坛子,怕里面东西被砸坏,用热水淋在封泥上,软化了封泥,用小刀一点一点的刮掉,露出了坛子顶还有扣着一片坛盖子,合丝合缝的。

刀尖撬着坛盖子的边缘,撬了起来,看里面是白色的粉末,不知道是什么粉末,不敢皮肤直接接触,用小勺子挖了一点出来,凑近鼻子闻,闻着象做面点时会加进去一些的食碱,将坛子里面的食碱倒出来,露出了埋在食碱下面的东西,是干瘪的一具小孩子的尸体,皮肉没了水分,干瘪的只剩一层,薄薄的贴着骨头。

冬顺的老家是土改时候,瓜分到了胡财主家的一处偏院,一直维持着原状,屋子破漏了就是维修一下,从未想过拆了翻新,也是因为没这个多余的钱折腾,一直维持着到了老家渐渐没了人住,空了好几年的破旧房子终于坍塌,就一直院门挂着铁链条结上锁。

冬顺大学毕业后在别人手下混饭吃,几年混了下来,要存款,不超过一万,要结婚,追着年轻漂亮的姑娘追了几年追了十几个,一个都没追到手,不是姑娘的家人阻拦,就是姑娘本人嫌弃他,拿不出一万以上的彩礼钱。

冬顺辞职了,回家跟父母说了一声:“我要回老家做养殖,挣钱结婚。”父母也支持他,将老家院门的钥匙给了他,乘着长途客车返回了老家,先要将院子里破败的废墟清理掉,然后就是开挖地基,填砖头,盖房子,挖地基的过程中就挖出了一口坛子,知道老家的这片宅院曾经是胡财主家的一处偏院,以为是胡财主家藏在地下的钱财,心中窃喜,但当坛子里藏着死孩子的干尸暴露出来,他直觉得晦气,抬脚就踢在了坛子上,这一踢的力道将坛子踢破了。

电话里,父母怪儿子:“挖出来就挖出来了,怎么还能抬脚就把死掉的孩子的栖身之所给踢破了。”责怪完了,就让儿子快去报警,交给警察处理。

被食碱制成了干尸的小孩子约五岁,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发育情况就象三岁的小孩子,死亡原因是饥饿,胃饿成了一片薄皮,长时间不进食了,对骨头做了碳十四检测,查出生前最后的一段时间是在两百多年前,既然是前朝的尸体,就不用再继续追查为什么会被人用食碱埋藏进一口坛子里,又是被什么人埋在财主家的一处偏院中,小孩子的干尸被送去殡葬馆火化了,冬顺没过问,他关心的就是最快的时间内将地基筑好。

村子里传播开了,被瓜分了田地和宅院的胡财主家,在两百多年前是从姓江的财主家继承来的,因为江财主家的主人们在某一个月里接连的猝死,死了六个人,先是江财主。

一天早上,老人反常的没有早起,仆役等着时间快到中午了,才拍着江财主的房间门喊:“老爷,快到中午了,少爷让我来喊你起床吃中午饭。”

喊声没有得到江财主的回应,仆役用刀片插进门缝,拨动着门闩,拨开了,推门进房间里,走到江财主的床边,掀开床帘子,看见江财主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上蒙着一层白色的粉末,试探了鼻息,已经没了呼吸。

仆役奉着江少财主的命令去把村子里的郎中给请来,检查了江财主的尸体,没有外伤,唯一有异的就是尸体的脸上蒙着一层白色的粉末,是食碱。

郎中回答了江少财主:“江老爷是半夜里突发疾病死了,至于脸上蒙着的一层食碱,就不是我所能解答的了的。”

江财主停灵七天后被下葬了,江少财主从坟地回来,在自己的小妾房中,喝酒庆祝,自己终于可以当家做主了,吃着下酒的菜,喝到了半夜,醉醺醺的留宿在小妾的床上,小妾坐在梳妆镜前拆下头发上插戴的金簪银钗,突然惊叫一声,身体一歪,就从坐着的椅子上倒了下来。

被惊动的看家护院们就赶了过来,从还没关上的窗户里看见倒在地上的江少财主的小妾,惨白着一张脸,对他们的喊声没有反应,就踹开了门闯进去,才看清楚小妾的脸上蒙着一层白色的粉末,是食碱,没了鼻息,皮肤冒着寒气,死透了。

床上躺着的江少财主对这发生在身边的嘈杂的一切毫无反应,在场的人心生起不好的预感,举近了烛光,江少财主的脸上也蒙着一层白色的粉末,是食碱,试探鼻息,也死了,和他的小妾一样,刚死的人,皮肤不留温度,和死了一段时间后的尸体一样,冒着寒气。

江少财主和小妾的两口棺材停在灵堂内,头七的半夜里,江少财主的正房牵着两个合起来的岁数还不到十的儿子,一起进灵堂烧纸钱,刚跨过灵堂的门槛,江少财主的正房就左右摇晃着,倒在地上,不动了,被她牵着手的两个儿子也跟着倒在地上,全死了,脸上相同的蒙着一层白色的粉末,是食碱。

一个月的时间里,江财主家的人就死的还剩下了江小姐,还有江财主活着时做主,为她招的女婿胡先生,是一个从外省逃荒逃过来的年轻人,读过私塾,在江财主家落脚做了个管事。

村子里传言,江财主家一个月之内几乎死光了主人们,就是这个被招来的女婿使坏,利用邪门歪道害死了六条人命,为自己扫清了障碍,坐拥江财主家全部财产。

江小姐多活了半年,也死了,死的时候也是在半夜里,胡先生当时不在家,吃过早饭后他说要去镇子上与人商谈价格,准备买下镇子上的一处宅院,让江小姐别等他回来睡觉,他会在商谈妥了一切后,就在镇子上的旅馆里住一夜,没带仆役赶车,也没带护院同行,自己坐在车头挥着鞭赶马,出了村子,朝着镇子的方向赶去。

江小姐不敢独自一人睡觉,就让一个丫鬟陪着同床而眠,半夜里,丫鬟突然被一股寒气冻醒,来源是躺在身边的江小姐,浑身冒着寒气,点亮蜡烛,看她的脸上,蒙了一层白色的食碱。

胡先生从镇子上赶着马车回来时已是第二天黄昏,得知了妻子的死讯后,面无表情,在江小姐的棺材入了土后,胡先生就让家里的仆役丫鬟和护院们,收拾家中的东西,搬去了镇子上他刚刚买下来的宅院,一直到他死后都没有再回村子来。

江财主家后来就由胡先生与续弦的儿子们中的一个举家搬回来居住了,就成了胡财主家。

雷霆英雄星光版

决斗之城2无限钻石版

城堡战争最新版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