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幼女生日当天丈夫举起剔骨刀割向妻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05:59 阅读: 来源:护踝厂家

陈某钧说,他也不忍心对妻子下手,但当时太冲动了

昨日凌晨,陈某钧在泉州市区一家旅馆内落网

闽南网6月25日讯 逃亡56小时,昨在泉州落网;凶嫌称,生活、感情的压力大,当时是“一时冲动”

那一天,是他们5岁女儿的生日;那一天,他却举起准备多日的剔骨刀,割向妻子的脖子,一刀毙命。

他叫陈某钧,南平建瓯人,她叫钟某贞,芗城浦南人,两人都是29岁。

那一天是2012年6月21日,在漳州市区新华菜市场附近,因为离婚的问题,他杀了妻子,然后用随身携带的被单,将妻子的尸体盖好后匆匆逃离(本报6月22日曾作报道)。

56个小时后,也就是在昨日凌晨1时30分许,逃到泉州市区的陈某钧,在一家旅馆内落网。他说,因为生活、感情的压力大,妻子要跟他离婚,他不愿意,他其实还爱着妻子,但当时太冲动了。

目前,因涉嫌故意杀人罪,陈某钧已被漳州芗城警方刑拘,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曾经

他们是自由恋爱的一对

按照钟某贞家人的说法,钟某贞和陈某钧,曾有一段美好的过去。

“我姐姐是家里的经济支柱,从小就在外面打工养家,生活过得很艰苦。”钟某贞的妹妹说,她们家在芗城浦南镇,姐姐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辗转漳州、厦门工作。2005年,钟某贞在厦门某公司结识同龄的陈某钧,钟某贞是公司的收银员,陈某钧是技术操作工,两人很快相识、相爱。

“他们是自由恋爱,我们做家长的都没有干预。”钟某贞的母亲吴女士说,当时只要女儿觉得好,她和丈夫都认同。2006年,陈某钧和钟某贞结婚,陈某钧倒插门到漳州,但二人还是在厦门工作。结婚第二年,他们的女儿就出生,钟某贞的父母在漳州帮忙抚养。

婚后,陈某钧跳槽到厦门一家超市上班,卖起海鲜和干货,钟某贞开起一家服装店。“我到我姐的店里上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班,那时他们两人的感情还可以,即使偶尔争吵,也很快就和好。”钟某贞的妹妹说,那时陈某钧的工资很低,一个月才1000多元,姐姐每个月赚的钱有四五千,“我姐也没有嫌我姐夫工资低,只是希望他能上进一点,曾经劝他出来兼职做个什么工作,但他不肯”。

突然

他举刀割向妻子的脖子

说起女婿,吴女士觉得自己对他并不了解。“他一回来不是睡觉,就是看电视,我们也很少说话。”吴女士说,陈某钧有点内向,平时很少说话,偶尔会有点暴躁。结婚后,他们夫妻每个月会回漳州一两趟,看望父母和女儿,由于陈某钧不会说闽南语,他跟家里人交流都不多。

但吴女士也没想到,陈某钧会对自己的女儿下手,尤其是那一天,还是他们女儿的5岁生日。

那一天,是2012年6月21日。“我也下不了手,我当时叫她回去,她不回去!”落网后的陈某钧称,自己当时只是一时冲动。

他说,妻子一直吵着要离婚,那天是女儿5岁的生日,他买了一套衣服,来漳州给女儿过生日,“上午我妻子、岳母带女儿到九龙公园玩,中午我过来,一家人还吃了一顿饭,下午我女儿就被我岳母带回家”。随后,他和妻子到芗城行政服务中心的民政窗口办理离婚手续。

“因为生活、感情的压力大,她要跟我离婚,我不愿意,进去后我又跑出来。”陈某钧说,妻子提出离婚已经有好几个月,他还没有跟自己的父母讲,“我父母身体不好,我担心他们得知这个消息会受不了打击,就想拖一下时间,等我跟家人说清楚再离婚,再加上当天是女儿的生日,我不想这么快离婚”。但他跑出来后,妻子一直跟在他后面,跟他吵闹,要求立即离婚,“她还威胁我说,要打电话给我父母,说我们要离婚,我看她要打电话,我就把她的电话抢过来,摔了,踩了几脚”。

在漳州市区新华菜市场附近,二人发生争吵,陈某钧抽出随身携带的剔骨刀,一刀割向妻子的脖子,并用自己带的被单将妻子的尸体盖好,匆匆逃离。

结局

逃亡2天,昨在泉州落网

在芗城公安分侦大队的审讯室里,陈某钧一身黄白灰相间的短袖、5分短裤,坐在椅子上,很是安静。昨日凌晨,在泉州市区义全街一间小旅馆里,躺在床上睡觉的他被民警抓获。

芗城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叶青松说,事发当天,警方通过现场的遗留物,很快确定死者钟某贞的身份,便立即通知她的家属,得知当天是她女儿的生日,她和丈夫陈某钧当天下午要到现场附近的行政服务中心办理离婚手续,“我们在现场也找到死者掉落在地上的相关离婚手续”。

通过调集周边的监控,警方发现,当天下午5点多,陈某钧背着一个双肩包,拎着一个购物袋,走在前面,钟某贞跟在后面,二人拉拉扯扯在吵架,然后二人走到监控的盲点就消失了,不久警方就接到群众的报警。于是,警方将陈某钧锁定为嫌疑人,展开调查。

经查,案发后,陈某钧的通讯工具全部停用,并搭乘的士回到厦门的出租房。“当晚我们赶到厦门,但他的住处已空无一人,里面的东西都整理过,电脑已搬走,他的电动车也不在,只剩部分衣物。”叶青松说,他们对陈某钧可能出逃的路口进行布控蹲点,但都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通过大量的走访,在厦门、泉州警方的大力支持下,办案民警得知,陈某钧可能逃亡到晋江。但他们到晋江后,依然没有陈某钧的踪迹,直到昨日凌晨,经过信息研判,才确定陈某钧已逃到泉州鲤城区义全街一间小旅馆。

随后,芗城公安分局、鲤城开元派出所共13位民警突击该旅馆505房间,开灯后,就见到一名男子赤裸上身,躺在床上。“你叫什么名字?”、“林某铿”、“身份证号多少?”、“没身份证,号码记不清楚。”、“你哪年哪月生?”“忘了。”……简短对话之后,民警发现该男子的身份证,一查发现是张假证,这名男子冒用宁德人林某铿的身份。“好了,你们别问了,那事是我干的,我叫陈某钧。”身份被捅破后,男子的话软下来,供认是自己21日傍晚在漳州市区亲手杀了妻子。

参与抓捕的开元派出所民警孙祝新说,一般来说,每个人都会记住自己的身份证号,记不住的话,至少会说出自己的出生年月,因此,陈某钧露了马脚,一直追问下去,就攻破他的心理防线。

回想

女婿曾带着刀回家

“我先逃到厦门,又坐客车到晋江,然后到泉州。”陈某钧说,杀完妻子后,他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办,只是浑浑噩噩地逃亡。他在泉州利用自己以前房东的身份证信息,办理一张假身份证,图像是他自己的,但个人信息全是以前房东的,并拿着这张假身份证住进旅馆,直到警察找上门,“没想到会这么快,但我也解脱了,这几天我都憋死了,谁都不敢联系,找不到一个人可以倾诉、发泄”。

陈某钧说,在泉州两天,每天除了出门买快餐吃,自己都躲在旅馆里想事情,“都睡不好,很后悔,叫她(妻子)回去怎么就不回去,我也不忍心下手”。他说自己还爱着妻子,当时太冲动,现在自己最担心的是女儿,不知道她以后怎么面对生活。

说起钟某贞和陈某钧的女儿,吴女士和老伴也是叹了口气,“她会说妈妈死了,但还不知道妈妈死了的意思,以后不知道这孩子要怎么办,要是我们没了,孩子谁来抚养”?吴女士说,现在想想,陈某钧应该是有预谋的,“不然不会这样天天带着这些东西”。

吴女士所说的东西,就是刀和装着被单的购物袋。“好像是今年4月份,我女儿向他提出离婚。”吴女士说,女儿曾向她诉苦过婚后生活的艰辛,“女婿每个月工资都是自己赚自己花,没有寄回家过,我女儿又要开店,又要顾家,很辛苦”,女儿要离婚,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生活的压力太大,而她丈夫又不能帮她分担一点。

6月份,陈某钧回过3次家。“第一次回来,背着一双肩包,他拿东西出来时,我看到里面有一把刀,30厘米左右,我问他要干什么用,他说是同事要他帮忙买的,我找他要他不给。”吴女士说,过了10多天,陈某钧再次回家,背着同样的包,还拎着一个装着被单的购物袋,“我要看他的包,他都藏起来不给”,他那次和女儿还去办理离婚证,但因为没有带户口簿而放弃。16日,陈某钧再次以同样的装束回家,但没有见到女儿。(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陈青松 彭建文 通讯员 芗瑾 孙祝新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品牌建设

视觉识别系统

电商系统搭建

电商平台

相关阅读